与川❀

恩。。奶一口 @Kalnome⭕️ 出水尼,渣画

随机从者换装,第一是马大(泳),第二是安徒生  马大之为某人而写的miss

这种做法跟强行把同变成直一样让人恶心

scp087凡琦:

这就是我对腐女这个群体最大的……疑惑。

谢谢酸与太太给我的生贺文!
@酸酸酸酸与 👈没错我就是要吹爆这太太,她超棒!

酸酸酸酸与:

【01.】耽微-后颈取暖
CEO高管(林森)x医生(纪白溪)
-
城市被裹上了一层银白色的雪。盖满了马路,压断了树枝,隐没了万物的表面,天地溶成一体。雪花轻轻飘落在地,然后融进雪地中,化成一片思念。
林森从床上醒来,朦胧中下意识想把身旁的人往怀里搂,却只碰到了还有些余热的被单。
小懒虫今天怎么起这么早?林森心里疑惑地想着。
窗外白茫茫的一片,这大概是今年入冬以来第一次下雪。估计是跑出去玩雪了吧。
林森掀开被子起身换衣服,冷意瞬间贯穿全身,“嘶——”林森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
这么冷的天,也不知道小家伙出去有没有多穿点。林森一边打着领带一边想道。
洗漱完后,如往常一样,林森进了厨房准备早餐。还差最后一个煎鸡蛋时,林森听见了家里的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“森森!我回来啦。”纪白溪换好鞋,朝厨房里喊。然后走进卫生间去洗手了。
纪白溪从小就在南方长大,大学以前就没见过雪,每次都只能从电视中或是手机里看看雪景,却从未见过真正的,能拿在手里玩的雪。所以他对于大学的要求除了不太差以外,还有一个就是要冬季能下雪。
但毕竟家在南方,纪白溪是个恋家的人,所以他大学报的是中原地区的大学,并没有去哈尔滨那些北方城市。
在这个既不算南方也不算北方的海滨城市,纪白溪认识了一群损友们和现在与他同居的男朋友。
林森端着鸡蛋从厨房出来,正准备喊纪白溪吃饭,他的脖子突然被一双冰的像冰窖里拿出来的手给围住了。突如其来的冷,让林森哆嗦了一下。“嘶——”
还没来得及说出话,就听见纪白溪笑嘻嘻地说道,“嘿嘿你的脖子好暖。”
林森无奈地放下盘子,转身把纪白溪冰冷的双手握在自己的手里给他取暖。“怕冷怎么还穿这么少?”
纪白溪弯了弯眉,一双桃花眼尽是风情。“好看呀。”
林森拿过充完电的暖宝宝给纪白溪,挑眉问道,“给谁看?”
纪白溪接过暖宝宝,继续不怕死地说,“给外面的人看呀。”
林森的表情冷了些,他捏着纪白溪的下巴问,“真的吗。”
面对吃醋了的男朋友,纪白溪还是很有招数的。他笑着放下暖宝宝搂住林森的脖子,整个人都贴在了他身上,“我不穿衣服的样子才是给你看的呀。”说完便在林森的后颈轻轻地咬了一个牙印。
林森哭笑不得,把怀里的人狠狠地亲了又亲,舌头在他湿润的口腔里来回游动。纪白溪被吻得晕晕乎乎,满脸通红。林森看得起了反应,沙哑着嗓音朝纪白溪的耳边轻轻说,“宝宝你这大早上的小心惹祸上身。”
纪白溪被亲得迷迷糊糊的,早上起的太早了,现在这么一闹,困意就上来了。他搂上了林森的脖子说,“晚上好不好...我有点困了...”
林森无奈。揉了揉他的头,宠溺地说,“我抱你去房间再睡会儿。恩?”
纪白溪太喜欢男朋友这样和自己说话了,他觉得自己两只眼睛都在发射爱心。他抱紧了林森,软绵绵地说,“好。”
-
再冷的冬天也冰冻不了我对你的感情。
TBC.
-
谨以此文献给我可爱的子玥(❁´◡`❁)*✲゚*
十五岁生日快乐啦♡
@与川❀
by:酸与

Souji Okita

总觉得..自己画的太草了